如果发现学生出现替课替考情况

  • 时间:

【大庆第一猛女被拘】

“大學生不願自己上課,找人替課,甚至花錢找人替課,這是一種喪失誠信的行為。”儲朝暉說,上學的目的就是學習知識,但在這個過程中卻想方設法進行逃課,是一種很不負責任的行為。

網友“泡泡”告訴記者,她英語六級,經常替考英語和開卷課。替考費用也從100元到500元一科不等。“統考不行,太嚴”,她稱,曾經被抓到過,被監考老師攆了出來。

北京市康普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吳立宏對此表示,目前法律懲戒的主要是替考國家級考試的行為,比如替考成人考試、職稱考試、高考等。校內替考,雖然不違法,但也涉嫌違規。根據大部分高校的規定,情節嚴重的可能會被開除學籍。

在多個群中,記者看到,除了替課外,群里還有大量的替考信息。據網友“專業替課小梅”介紹,替課群體大部分都是在校生和剛畢業不久的學生,替課只為賺取外快,到期末,也會有人找她替考,“替人考過刑法,考了92分。”她稱,每個月靠著替課,能掙到一千多元。

■ 專家說法替考替課行為失信 高校應從重從嚴處理

網友“泡泡”就是一名替課中介,她自稱“人脈廣”,手下有十多個替課者,可以找到各種各樣的人來替課。從年齡到膚色,甚至戴不戴眼鏡,泡泡稱,都能找到符合標準的人。她稱,自己有正常工作,業餘時間替課和分配任務。每單替課的生意,她抽成20元到50元不等。如果替考則抽成更多。

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對此表示,替課是一種學生失信的體現。他稱,為防止學生逃課,一些高校除課上點名外也採取了很多辦法。像打卡上課、指紋簽到等。甚至有學校老師每節課後,拍攝教室同學合影,作為“證據”。

按照約定時間,記者來到北京建築大學里找到相應公共教室,聽了90分鐘的課程,其間不少學生提前離開,但老師一直沒有點名。

在走訪中,北京建築大學一名公共課老師告訴記者,對於學生找替課的情況他有所耳聞,但他相信這樣做的學生屬於少數。“大部分學生都是守規矩的”。他稱,大課都有上百人來聽,學生的名字和樣子,的確有對不上的情況。對於找人替課,該名老師稱,一旦發現學生這種欺騙自己,欺騙老師的行為,肯定會嚴肅處理。

另外一名來自北京科技大學替課群的網友告訴記者,他是一名畢業大學生,正在找工作,時間十分充裕,兼職替考。他稱,普通的開卷考試都能輕鬆應對。“考不過就退錢”,該網友稱本學期已經替考了十多次,從未被髮現。

記者加入多個替課群,很快,就發現一名成員在群內發佈消息稱“下周二早課,誰能去一下?”記者隨即詢問要求,對方很快發來語音通話,稱要找一名20歲左右的女子,代替朋友到北京建築大學上兩節公共課,一節課50元。

記者搜索發現,QQ上有大量校園替課群,群人數也從百餘人到近千人不等。群名多為“某某大學替課群”、“北京替課總部”等。替課群涉及北京理工大學、北京科技大學、北京建築大學等高校,替課信息一發佈,就會有群友詢問替課具體情況,或者直接轉入私聊。

為了爭取更多替課機會,陳鑫加入十幾個替課群。他稱,需要替課的人很多,生意不愁,目前替課的行情是,每節課45分鐘收50元到100元不等,有些替課的學生每周能替十幾節課,每月收入數千元,他自己一個月收入3000多。

專科生替課本科生 月入3000多

同時,他認為,學校和老師也要增加課堂的吸引力,增加課程多樣性,讓學生愛上上課,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。

“我們要出去玩幾天,趕不回來上課。你記著,不點名不能走,要上到最後”,該名網友還特意囑咐,“點名的時候最好舉手,別喊出來,以免被老師發現”。

近日記者調查發現,北京高校出現不少替課替考的現象。有學生替別人上課,每月收入數千,替上的課以公共課和選修課為主。替課替考現象還催生了中介,稱可以找到各種各樣的人來替課,滿足不同“客戶”的需求。

他稱,周一周二共有六節課,其中包括兩節早課,最高給250元。在記者要求價高些時,小海稱:“去年的這個時候,我也找過替課,兩天只需要200元。今年要價高了很多,沒有那麼多錢。”由於價格沒有談攏,小海稱只能求同學幫忙。“同學有時間的話也會幫忙上課,不給錢,需要請客吃頓燒烤就行了。”

替考英語和開卷課 費用100到500不等

同時,他建議高校提高任課老師的責任感,如果發現學生出現替課替考情況,對監考和科任老師也進行責任追究,以嚴肅學校的校紀校規。

替課催生中介 一單抽成一半替課群里還藏有“中介”。中介假裝學生入群,四處攬活,再按照“顧客”的具體要求和規定派人,按次抽取佣金。

陳鑫告訴記者,剛做替課時他曾經被利用,為中介賺錢。他稱,中介在替課群里假裝學生,尋找可以替課的人。“中介很黑,只給行價的一半”,陳鑫說,他低價替過兩次課之後,才知道找到需要替課的學生本人,才能保證不被賺取差價。

吳立宏提醒學生,應充分認識到替考作弊行為的危害性,遵紀守法,誠信考試,不要拿前途開玩笑。(記者 張靜雅)

假期將近,替課、替考一族格外忙。在替課群中,不時有人喊話找人“替課”“替考”,“本周可替課、男”,也有人喊“公開課可替考”。部分學生或因出去玩,或因未準備考試,花錢雇人替課、替考。替課者稱,有些替課的學生每周能替十幾節課,月收入數千元。專家認為,學校應該提升管理水平,發現替課替考應從重從嚴處理。學生也應認識到替課替考的危害性,誠信考試,勿拿前途開玩笑。

吳立宏表示,高校應該加強對替課替考的監管工作,建立起嚴格的教學和考試機制。同時,高校應提升教學管理水平,尤其將學生的誠信教育作為重要內容。對於替課替考等違反校規的行為,學校要從重從嚴處理,進行相應處罰。

替課價錢則與距離和時間相關,比如學校越遠價格越貴,課程時間越早價格越貴等,而課上需要做筆記以及需要應對課堂提問等附加項,同樣需要額外增加費用。陳鑫稱,替課找的大多都是公共課和選修課,“專業課很少有人找替課”。

■ 調查出去玩找人上課 要求“不點名不能走”

六月底,大二學生小海(化名)通過替課群發佈消息,詢問是否有人可以代替他上周一和周二的課。小海稱,臨近考試,他也想自己去上課,但自家種的蜜瓜成熟了,他需要回老家幫助父母收瓜,實在沒有時間上課。

早上8點,多個替課群里開始出現替課的供求信息。“專業替課,價格好說。長期的有優惠。”20歲的陳鑫(化名)是一名大專生,從去年開始幫本科生替課。第一次替課,他替高中同學上了一節90分鐘的公共課。上課和學生閑聊時,才知道替課大多數是收費的。